当前位置:首页>资讯解读>2018年投资环境真的很差?2019还会更差?听听投资人怎么说

2018年投资环境真的很差?2019还会更差?听听投资人怎么说

来源:创客猫2019-08-24 06:08:24阅读量:4588人/次

内容摘要:2018年的关键词:寒冬、两极分化、战略调整...

本文来源于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举办的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总裁陈浩、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经纬创投中国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围绕《预见 2019:投资有道》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对2018年的投资环境进行总结,同时对2019年的投资赛道进行预判。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担任嘉宾主持。

2018年的关键词:寒冬、两极分化、战略调整...

甘剑平:请各位回想一下2018年真的是这么差的一年吗,让大家感受到寒冬已经到来,或者即将到来?

汪潮涌:我们这些年一直是一种比较匀速的速度在发展,没有感觉到有太热的,或者太冷的年份,因为在过去20年里面,我们听过太多的资本寒冬,也见识过太多的起起伏伏。刚才开复讲得很好,很多伟大的公司都是孕育于最艰难的时候。99年那一年,我们成立的时候,很荣幸看到了那一年有很多中国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成立,99年恰恰是亚洲金融危机结束最艰难的一年,可是中国最头部的互联网公司就诞生在99年。

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也是很艰难,中国也诞生了几家很不错的互联网公司。08年金融危机泡沫破灭,09年、10年看到小米,还有一批中国新生代的互联网公司成立。我想这些伟大的公司都是在寒冬的时候成立的。

所以作为投资人来讲,我们就要在最冷的冬天给他们提供粮草,让他们过冬,迎接春天大好的时光,可以茁壮的成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应该是春天的使者。

符绩勋:其实寒冬里面是孕育好公司的过程,不管是阿里、百度还是腾讯,到08年去哪儿、UC、YY,好的公司都在这个过程里面去历练。寒冬并不可怕,更多的是你怎么去面对它,然后上市我觉得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里程碑,虽然现在的股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上下的波动,有内部的因素,也有很多外部宏观的因素,使得这个股价波动。

但是整体上来说,能够上市,能够得到资本的助力,通过新的一个资本舞台,继续推进这个公司的进展,我觉得这些都是好事。我觉得这个过程有可能是比较艰难的,但是结果可能还是会挺好。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总裁陈浩

陈浩:其实所有的行业都有一个波动和在波动当中不断发展的过程,PE和VC一定也是这样,所以我觉得不奇怪。从君联资本今年的情况来看,我可以给大家几个数据参考一下。首先是募资,大家感觉募资压力很大,16年是我们上一轮的募资,16年那一轮我们一共募了差不多100亿人民币左右。今年我们开始新一轮的募资,应该是从下半年开始,应该能够比上一轮能够募得更多一点钱,这是第一个数字。

第二个数字就是投资。今年有很多估值的泡沫,也有很多行业处于非常大的变化和变动当中,我们的投资跟去年相比也有一些变化,主要在于投资的项目数量有所减少,但是投资的单量并没有降低,可能单个项目的金额还略有提升。还有在行业的布局方面有所调整,我们在生物方面今年会谨慎一点,因为这个行业我们感觉是有一定的泡沫。而在科技类,像2B的科技还有硬科技方向的投资,已经大大超过去年或者是早期的投资,包括半导体和软件这些方向。

第三个是退出,去年和今年差不多,无论是IPO还是并购,数量都差不多。今年不同的是在海外的IPO,相比较去年已经大大提高,香港、美国占IPO的数量,应该是占到了60%以上,40%是在A股,包括创业板和中小板。

我们确实也感觉到这个行业很大的变化,也做了很大的调整,但是我们很有信心能够度过这个行业的变化和调整的周期。

徐传阩:国家从13年到18年这五年鼓励创业创新,这五年我们多了很多的同行,从几百家可能到了万家的级别,到了今年年初开始进行调整,也是挺正常的。一万家里面,慢慢形成一些头部,他们有不同的专攻,这个行业会形成一些必然的趋势。另外从中国整体经济的调整,进入下一波的产业升级版。还有我们面临着全球局势的变化,这还会持续发展。

所以这几个调整之下,形成今天总体的氛围不太乐观。过去资本市场的火热,形成了今年那么多IPO,形成了一二级市场倒挂,影响了大家的信心。

寒冬与否,大家要做好准备,人类生存力很强的,在靠近北极,平均温度是在零下30度,冬天是零下40、50度,都有活得很好,当然我们希望是春天,大家要练好内功,不管是我们投过的企业,还是我们这个行业,大家都互相促进。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

曹毅:我觉得有两个比较大的变化,一个是我们这个行业,VC和PE行业开始出现两极分化,头部的公司,头部的GP竞争优势越来越大,然后机构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募资都是在增加,甚至说增加得很快,几十亿美金,上百亿人民币的基金。头部这些大哥们,募资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从投资跟组织建设等。现在拼的不只是八年前,十年前,你看得清或者你看得到,你就可以抓住机会,现在是看得到,看得清,还要帮得上,你需要有一个好的组织和机构化的运作,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第二个是从创业公司这个趋势来看,也是挺明显的。2018年更加回归到更长期视角,更稳健,更加可持续发展的这么一个状态,这些创业公司的CEO得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不用激进,甚至比较盲目去扩张,去融资,去花钱,而是有更多反思冷静的机会,有更多从容应对难题的机会,这是一个挺好的事情。

他们稍微慢下来一点,对我们投资人也是有好处的。还是有很多项目在看,但是好处是没有像前几年要这么快的去出售,可以多一点时间去做尽调,多一点时间可以去斟酌,帮企业出主意,这个也是在今年有比较大的一个调整的变化。

所以我觉得这两个其实对于行业参与者来讲, 是挺正面的一个事情,就是行业优胜劣汰,出清,然后更加机构化和专业化,好的公司能够脱颖而出,不是鱼龙混杂。对创业公司也是,看到了这么多的泡沫破裂之后,能够更加理性回归到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贺志强:我觉得2018年对联想集团业绩来讲,是一个反弹的年份。过去两年当中非常有挑战,因为我们从一个单一业务向多元化业务的变化过程中转变,移动互联网又摔了一跤。经过调整之后,改革开放40年,穿越了很多的经济周期,今年我们股票历史涨了40%,联想创投在其中也有一些共享。总的来讲,集团的业绩我觉得今年会比较好,我觉得我们已经调整到了一个合适的状态。

2016年我们坚定部署就是智能互联网,从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核心基础对行业的变革,这也是2018年特别坚持投资主题。我们坚信智能互联网带来了产业变革的机会。2018年其实投资界需要转换的是心态。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这么热火朝天,包括创业创新那么热火朝天,向一个更加务实,节奏更加稳定的产业互联网的大周期转型过程中,无论是投资者和创业者心态,可能有特别大的转变。而且我觉得这个调整在2019年会减少,这是节奏感会很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坚持要按智能互联网的节奏去看。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

2019年会特别关注哪个领域?

甘剑平:您觉得2019年如果有一个细分行业,会特别关注哪一个?

贺志强:我们从2016年开始,就开始坚定投智能互联网,就是从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行业变革。行业就是智慧工业、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物流等。我认为这是比较长的赛道,至少2019年我们也会坚持在这个赛道上去进行投资,这个我的第一个答案。

第二,可能在2019年,我的团队更想找的在智能互联网和行业结合,现在谈AI太多,大数据和AI赋能之后,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变革了一个行业,而不是某一个技术赋能,这个是我们在找的,包括也在内部孵化。2019年或者未来几年更大的机会,可能是智能互联网赋能新的物种。

汪潮涌:三个领域我们在2019年会加大投入,一个是生命科学,健康领域。中国在全球的互联网大市值公司,百亿美金的市值公司里面有将近20家公司,和美国并驾齐驱。但是我们在大健康领域有一家公司超过一千亿人民币,可是美国有20家超过一千亿美金市值的大健康公司。中国医药和医保的变化会让这个行业成长得更强,也会出来一些好的公司。

还有AI的落地,人工智能热了好几年,但是人工智能最核心的地方就是落地为王。人工智能要解决效率的问题,不仅仅是局限在安防,我们要看到人工智能的嵌入,到工业自动化,比如说物流,包括AI和健康的结合。

第三个是新能源汽车。这几个月跟汽车相关退出的案子,一个是蔚来汽车,一个是阿斯顿马丁,他们在设计技术上面做了很多改进,使得他们的业绩有了逆转,这个行业里面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因为新能源汽车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产业链条上还会出现很多的投资机会。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

2019会更好vs会更坏

甘剑平:您觉得2019年会比2018年是更精彩,还是会真正的进入到寒冬?

徐传陞:我们现在大概在看七八个领域,新药研发,包括未来的生物医药,中国只有恒瑞医药超过千亿人民币,在美国这个级别大概20、30家公司,其实每五到十年都会产生新的一波公司,这一块我们有非常多要追赶的地方。

我简单提一下电动车和智能车,这个产业我们也做了不少的布局。还有我们看到一些产业链相关的一些核心组件,如果拆解一辆汽车,最核心的高端组件和零部件,都是欧美和日本企业在做的,包括车载芯片,这一方面我们过去两年在积极的布局,也投了非常不错的公司。

第三,我们从五年前就开始所谓的云计算和企业服务,现在比较流行说产业互联网,或者说供给侧的数据优化、改造、升级,这个方向我们还是挺看好,阿里云服务对比亚马逊是十倍的体量,增长也非常快。我认为未来三到五年产业本身有很多需要通过应用技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分析,怎么把技术做得更好。还有怎么联动工业生产,还有整个制造业,这一块都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明年我认为市场会更差。

曹毅:我认为2B领域数据化、智能化的大趋势会加快,李开复老师也讲到GDP不会涨得很快,经济结构也会有比较大的调整,还有优化的空间,不断优化和化零为整,提高效率的机会,这里面经济增长不是很快的时候,2B端的进化,整个速度会加快。

过去十年的互联网需求涨得太快,GDP也涨得比较快,压力和动力都没有那么大。现在是比较好的时机,可以让我们更好通过供给端和B端的效率提升。这个跑道来讲,2019年还是会进一步往上走,就是好的公司会更加被大家所认知,可能会增长得更快。然后在资本市场的认可度也会提高,因为总体2B在资本市场还是偏低一些,更多的资源会涌入到2B这个行业。所以我对这个行业在19年的预期是很乐观的。

经纬创投中国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

投资人要专注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创业者要有更强的跨界能力

陈浩:过去君联资本一直没有把赌赛道作为我们主要的策略,还是基于我们自己投资能力来规划我们投资的策略。有两点大家可以参考,第一,今天中国到了一个靠创新发展的时代,大家观察在哪些方向上是中国具备真正创新技术的方向,这些确实值得关注和投资。

第二个维度,中国在哪些局部跟全球或者跟其他国外的竞争对手比,有比较优势的方向,也非常值得关注。

对2019年的展望,我们还是想从2018年的行业变化调整当中的反思和总结,来看看对我们这个行业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启示。我们反思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这个行业我们觉得更需要有耐心,本身VC是一个长周期的业务模式,如果说我们的基金都是五年,七年,肯定是不够的。从我们的同行在国外的经验看一个基金完整的结束,一个项目的退出,钱还给LP,基本上超过十年,这是一个规律,必须尊重这个规律。希望大家更有耐心,包括LP也要说服他们,不是说挣快钱和短钱是可以持续的。

第二点这个行业应该更加专注于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一定要做出自己在某些细分行业里面,或者某一个领域里面专注的能力,这样才能使得这个基金长期的发展。

第三点是投资理念的问题,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太多的问题,结果就是二级市场跟一级市场倒挂,还是靠这种烧钱来获流量,靠融资来延续企业的生命,羊毛出在猪的身上,我认为这些都是都不会持续,当然也是我们这个行业要反思的。我们应该回归商业的本质,到底企业靠什么东西赚钱?投资者靠什么东西来获取汇报,要回归商业的本质。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

符绩勋:我觉得展望2019年,或者是说从18年开始,其实我们看很多领域都离不开智能化AI,就是来赋能于很多的产业。不管是新零售、教育、医疗健康,都有一个很强的背后数据化、智能化的驱动力。有时候是需要结合,不仅仅是一个软件的形式,可能要结合硬件的形式,可能要结合物联网,我们看一些机器人,汽车这样一个领域,它也是需要结合这么多的。

这意味着什么?我这里补充的是对创业者的要求,包括投资人的要求,要有一个更强的跨界能力,或者去判断这个跨界的能力要更高。因为它不仅仅是做一个简单的软件,在移动端去获客,比如说UC的创始人,并给阿里以后,然后出来创业,原来就是做一个软件的产品经理,今天他现在做小鹏汽车,对他的要求是很高的,包括雷军做小米。所以我认为接下来的创业者他们的跨界能力,是比较高的。

中国还存在一个机会,就是出海的机会。在未来因为中国企业的崛起,出海已经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态势。出海我认为分两类,如果要落地了,要本地化的服务,比拼的是当地的政策,他们获取当地的人脉和资源更有优势。如果是类“空军”和类内容形式的服务,可能中国公司是有优势的,我们这里有头条和YY这样的公司,他们都在寻找一些出海的机会,包括一些创业者。所以我觉得未来这个出海可能还是一个蛮大的机会。

基于2019年宏观的环境是否会更好,还是更差,我觉得从大体上来说,中美的贸易问题它是一个持续性的问题,它不会短期的休战。长期问题的存在,矛盾不断的迭代起伏,我觉得会影响资本市场,会影响大家的恐惧跟贪婪。所以很可能在这个过程里面恐惧是大于贪婪的,恰恰在这个时候,我觉得站在一个投资者的角度,2019年反而很有可能是一个投资最好的年份。


资讯解读
发布解读
24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