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解读>顾雏军案再审宣判,虚报注册资本真的犯法吗?

顾雏军案再审宣判,虚报注册资本真的犯法吗?

来源:和讯私财2019-06-14 06:12:30阅读量:622人/次

内容摘要:顾雏军,一个年近60的商人为了自己“冤案”用尽了15年在平反,而就在最近,似乎终于有了反转!

  顾雏军,一个年近60的商人为了自己“冤案”用尽了15年在平反,而就在最近,似乎终于有了反转!

  就在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再次公开宣判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撤销了原判对顾雏军的部分罪名量刑,部分原审被告人被宣告无罪。

  宣判完毕后,尾音还告诉他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但是面对镜头的顾雏军似乎并没有舒坦,就在下午两点钟左右针对冤案再发职责,我的账户从未有不明资金,谈何挪用?但是..

  可能还有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一个冤案的始末,那小编就给大家过一遍,看看这个案件到底有多冤!

  1995年,顾雏军成立了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并在天津投资5000万美元建成了亚洲最大的非氟制冷剂生产基地。2000年格林柯尔登陆香港创业板。2001年秋以3.48亿接受科龙电器20.6%的股权开始,顾雏军借着当时国企改革的大潮,尤其是“国企有进有退”的政策,收购重组亏损国企。在顾雏军的持续并购下,格林柯尔“帝国”日益庞大,直至2004年到达顶峰。风头最盛时,“格林柯尔系”控制了5家上市公司,拥有包括科龙、容声、美菱等多个冰箱品牌。

  “郎咸平”怒插兄弟两刀!

  而就在2004年8月9日,香港学者郎咸平在复旦大学演讲,题目就是《在“国退民进”盛宴中狂欢的格林科尔》,指出顾雏军采用7种手段侵吞国有资产。当然了,作为学者教授,郎咸平提到的不仅是格林柯尔,还列出了一批“侵蚀国有资产的企业”名单,甚至有大名鼎鼎的海尔和TCL。
  海尔和TCL对此事是冷处理的。海尔发表公开声明,指出“没有违规违法行为”,而TCL压根就不予理睬。只有心地坦荡的顾雏军先生明确回应,并且在香港以涉嫌诽谤罪起诉郎咸平。说实话,不清楚这起起诉案件是否有结论,只是这场演讲与起诉,在2004年引发了中国改革历史上最有名的“郎顾之争”。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场争论改变了国企改革的进程。恰逢江苏铁本案被定性为“地方政府严重失职违规、企业涉嫌违法犯罪”,一时间风声鹤唳。

  不过国家并没有不当回事,中国证监会,也包括安徽、江苏、湖北、广州证监会都对格林柯尔的搞联合调查与审查,直至后来对顾雏军等形成有关犯罪的指控,这却是切实的。而后来经过法庭审判,定罪量刑也只是“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的结果。如今虽然最高法庭明确宣判取消了其它几项罪名,但是对顾雏军来说,还有挪用资金的问题。

  奥运会那一年,顾雏军正式入狱。而郎咸平一战成名,六位数的出场费,多家电视台的节目,俨然成了正义化身,身边的莺莺燕燕赶都赶不完。

  不过就在这两天重审过后,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三项罪名只保留了一项挪用资金罪,刑期定为5年。而郎咸平似乎惨了,他站过台的云联惠、泛亚、快鹿纷纷倒闭,人送外号“江左霉郎”,和身边女人的纠纷让他成了娱乐版的常客,可以说是臭名昭著!

  我们又回到话题,话说这虚报注册资本真的违法?

  我们都看到了,法院之前宣判顾雏军犯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犯挪用资金罪的量刑部分,然而违规和不披露重要信息似乎是有相关规定的,但是最主要虚报注册资本罪好像有点问题吧,如果这么抓,不知得有多少企业有这注册资本罪了!

  在《公司法》实施早期,官方对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管得很严,但是如顾案的再审判决所言:

  本案侦查期间,法律对无形资产在注册资本中所占比例的限制性规定已经发生重大改变。在判断行为是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的虚报注册资本罪时,需要同时以公司法等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为依据。如果在行为发生后,相关法律法规作出修改的,就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规定的从旧兼从轻原则,对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重新进行评价。本案发生时,因公司法规定无形资产在注册资本中所占比例不得超过20%,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人以不实货币置换的超出法定上限的无形资产为6.6亿元,占全部注册资本的55%。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05年10月对公司法进行了修订,将包含无形资产在内的非货币财产的作价出资比例上限提高至70%,据此,本案以不实货币置换的超出法定上限的无形资产所占比例已由55%降至5%。因此,本案原审审理时,无形资产比例过高的社会危害程度应当根据新修订的法律重新评价,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行为的违法性和社会危害程度已明显降低,但原审在定罪时对此未予充分考虑。

  而且在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刑法》第158、159条的虚报注册资本罪、虚假出资罪、抽逃出资罪作了立法解释,规定这三个罪名“只适用于依法实行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的公司”。

  现实中,“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的公司”并不多,所以绝大多数公司一下子就逃出这个罪名的魔掌了,大家基本不用再担心触犯这个罪名。

  总之,顾雏军案件的最终宣判具有很重要的符号意义。通过这起案件的公开审判,明确了我国对民营企业家人身和资产的保护。依法依规的审判或者纠正案件,是通过法治的手段来维护优良营商环境,塑造法治化与市场化社会的重要举措。对顾雏军先生来说,通过这起案件的公开宣判,也已经很明确的澄清了当年郎咸平所质疑的问题。换句话来说,就是如今名声已经臭大街的郎咸平,根本不值得顾雏军先生去憎恨了。

资讯解读
发布解读
240/240